德国进口风机,EC风机,低噪音风机,杀菌风机,空气净化器,调速风机厂家,博乐电机
洛森风机

反制裁:俄警戒西方“金融核弹”

发布日期:2021-05-16 21:48   来源:未知   阅读:

  反制裁:俄小心西方“金融核弹”

  自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至今,俄罗斯同美西方开展了一系列短兵相接的奋斗,政治上围剿与反围剿,经济上制裁与反制裁,外交上驱逐与反驱逐,军事上挑战与反寻衅……近一时代,俄政府将警戒的眼光投向金融范畴:美西方正酝酿向俄投下“金融核弹”,即像看待朝鲜、伊朗一样将俄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中驱逐出去。

  SWIFT:美西方对俄施压的新前沿

  SWIFT创立于1973年,是一个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国际协作组织,连接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域的超过1.1万家大型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其主要职能是通过世界级的金融电文网络经营在成员间传递安全、标准化和可托的结算信息来实现金融交易。

  今年以来,克里姆林宫以及俄安全、外交高层就本国与SWIFT支付系统关联频繁向外界喊话,显示其担忧美西方通过切断俄罗斯银行同SWIFT系统联系这一“金融核弹”,打击俄银行支付系统,对俄内外经济活动造成重大影响。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3月22日在答复记者对于克宫是否会把俄被迫脱离SWIFT系统看作严峻威逼这一问题时说,美西方“制裁俄罗斯”的愿望仍在连续增长,其举动毫无依据、具备不可猜测性,“因而不能消除任何一种威胁”。佩斯科夫4月29日再度表示,如果与SWIFT支付系统的联系被切断,“俄罗斯将在短时光内找到替换计划”。

  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年初表示,俄罗斯正遭到被迫脱离SWIFT的威胁,“咱们被迫创建了自己的信息传输系统,如果突发这种情形,可以进行电子信息交流”。俄外长拉夫罗夫4月28日接受“本日俄罗斯”通讯社社长基谢廖夫专访时宣称,俄罗斯具备建立相似SWIFT支付系统的基本。他说,俄政府和央行会全力以赴确保“SWIFT替代系统”的牢靠性、独立性,并坚定预防一些人给俄带来额定损失的打算。

  与此同时,俄罗斯议会也加入高调批驳美西方以“金融核弹”要挟俄罗斯的舆论战中。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以为,堵截俄罗斯与SWIFT接洽将引发俄与西方的全面经济战斗。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贾巴罗夫指出,假如割断SWIFT支付系统,欧盟国家购置俄罗斯石油将只能现金交易。

  事实上,俄罗斯对本国被美西方主导的SWIFT系统驱赶出去的忧愁并非空穴来风。乌克兰外长库列巴4月19日向欧盟国家外长呐喊,欧盟应该斟酌在一揽子对俄新经济制裁框架内将其赶出SWIFT系统的可能性。欧洲议会4月29日通过一项决定,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欧盟将切断俄与SWIFT的联系,并立即停滞从俄入口石油和自然气;所有俄寡头账号将会被解冻,他们的欧盟国家签证也将被撤消。欧洲议会还呼吁欧盟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结束“北溪-2”天然气管道名目,制止有争议的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建设核电站。

  俄卫星通信社指出,只管SWIFT情势上是多边组织,根据比利时法律设破并为SWIFT成员所独特领有,但事实上美正应用“长臂管辖权”将SWIFT作为本人实施制裁的工具。多少年前,当白宫认为有必要,就切断了朝鲜、伊朗与SWIFT的联系,使其不得不脱离全球金融体系。尔后,“以物易物”简直成了朝伊两国进行国际贸易的独一机制,其不完美、不便利不言而喻。

  俄罗斯:“去美元化”在路上

  阅历了美西方多轮制裁以及将来可能会遭受的更多经济制裁,俄罗斯“去美元化”过程正在加速。

  从2014年开始,俄罗斯就开始大举“清空”美债。截至今年1月,俄罗斯持有美债只有61.45亿美元。以2018年该数字高达960亿美元为参照,俄罗斯三年多“清空”抛售了94%的美债。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俄罗斯今年2月再度减持美国国债大概3.89亿美元,减至58亿美元。

  “去美元化”进程中,俄政府、央行减少了外储中的美元比例。俄央行公布的2020年度讲演显示,其持有的5880亿美元外币和黄金资产中,美元比重降低了3.3个百分点,至21.2%。与此同时,黄金在俄外汇贮备中的比重从2019年的19.5%增长到2020年的23.3%,人民币的比重也增长0.5%,达到12.8%。今年2月,俄国家福利基金调剂币种构造比例,美元和欧元比重从45%减少到35%。

  外贸运动中,美元在俄罗斯出口中所占份额也正在降落。俄央行4月26日颁布的数据显示,俄去年第四季度以美元结算的产品出口占比降至48.3%,首次跌破50%;欧元在俄总出口中的占比达到36.1%,增加了10个百分点以上。对中国的出口中,83.3%的交易使用欧元结算,美元占比骤降至10.8%。俄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称,俄正在逐渐解脱对美元的依附,例如在欧亚经济同盟规模内使用本币结算的比例已经增加至74%,同时正有打算地增长对中国、土耳其本币结算的商业范围。

  为避免美西方脑筋发烧者逼迫俄脱离SWIFT,从而给俄经济、金融系统造成侵害,同时为以上“去美元化”操作供给支持,俄从2014年开始开发本国支付服务跟货泉转账体系“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5年后,参照SWIFT尺度的SPFS系统开端使用。截至2020年底,寰球已有23国就SPFS使用与俄达成了相干配合,应用量同比增添一倍,比例到达20.6%。今年1月1日,已有404个组织参加SPFS,其中包含19个非入驻组织。

  此间察看家指出,与其余品种的经济制裁手段相比,包括将俄“踢出”SWIFT在内的金融制裁更存在覆灭性的杀伤力,堪称制裁措施中的“核弹”。对俄而言,自动谢绝这一系统是不感性的,而不提前策划则是不理智的。俄卫星通讯社征引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的话说,切断俄与SWIFT系统的连接虽只是一种假设,但必需就最大限度地下降限度俄罗斯使用国际金融工具、支付机制所带来的风险和丧失进行跨部分的研究,“目前,SPFS正在探讨与欧洲的SEPA、伊朗的SEPAM、中国的银联支付清理系统和国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等国外同类系统连接选项”。

  俄迷信院远东研究所代办所长马斯洛夫认为,金砖国家应开发和整合各自支付系统,探讨“去美元化”问题。他说,“去美元化”是一个需要金砖国家引导人当真思考并着力加以解决的问题。

  西方评估:“金融核弹”两败俱伤

  2014年克里米亚“入俄”和乌东部顿巴斯危机暴发后,美结合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日本等国实施对俄制裁。现任美国务卿布林肯就是美西方2014年对俄制裁政策的设计师之一,在制订美对俄制裁政策中施展了决定性作用。美总统国度保险事务助理沙利文也支撑对俄制裁,称奥巴马政府作出了对俄实行制裁的准确决议,但所采用的办法还不够。剖析人士指出,美西方重要的打击手腕还包括财政制裁、美元支付和获取渠道制裁、全球范畴内的金融交易制裁、银行体制制裁等。

  目前,美国、欧盟官方对动用“金融核弹”立场谨严。在美国,布林肯、沙利文等人从未公然称将俄“踢出”SWIFT,只是媒体不断加以渲染。欧盟外交与平安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则称,SWIFT是国际私家组织,欧盟无权让俄脱离该系统。

  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大西洋理事会高等研讨员、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把持办公室前参谋奥图尔认为,俄罗斯与SWIFT脱钩的机遇微不足道,其危险可能被夸张了。他认为,俄罗斯将其刻画成一场金融战是“一种误导”,那种将俄罗斯银行与SWIFT断开衔接的说法是因为对该网络实际功效的“宏大曲解”所引起的,“SWIFT实质上是一种新闻传递服务,资金事实上并未经由SWIFT网络”。

  路透社4月19日在一篇分析中指出,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比拟,俄罗斯可能更好地应答美西方的新一轮金融制裁。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已经树立了牢固防备措施,其债权占GDP的比率约为20%,不到美国的1/5。制裁带来的危险在于,俄罗斯经济长期受到侵蚀、国际市场存在感被弱化,这种趋势使俄罗斯正变得更加边沿化。

  俄外贸银行总裁科斯京在接收德国《商报》采访时表示,将任何国家的银行与SWIFT系统断开连接都是动用“金融核弹”。该报认为,俄罗斯无奈单独从容面对完整废弃美元以及本国金融机构与SWIFT“脱钩”局势。为此,克宫急切需要在这个问题上得到中国支持。拉夫罗夫3月在访华时表现,俄中能够通过增强本身的财务独立性,特殊是拒绝使用西方支付系统,来减少与制裁有关的风险。

  欧洲多媒体消息平台《欧盟报道》认为,像事实中的核兵器一样,作出引爆俄罗斯与SWIFT“脱钩”这一“金融核弹”的决定无论对俄仍是对美西方都将是艰巨的。其一,SWIFT目前还是俄罗斯各大银行重大依赖的机构,该系统不仅用于国际交易还辅助俄境内银行间转账,主动“脱钩”不是俄选项;其二,SWIFT是私营机构,促使其与俄“脱钩”的条件是须要欧盟、美国作出制裁决定;其三,美西方若将俄“踢出”SWIFT,岂但将使俄罗斯的美欧贸易搭档好处受损,还可能使美国银行、政客遭遇俄严格的反制裁措施。

  (本报莫斯科5月15日电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 韩显阳) 【编纂:陈海峰】